球球

这里球球❤️

【王耀x老板/一发完结】好久不见

迟早要改名:

◆被@浮白引满 卖了一个奇怪的安利
◆但是一旦接受了后就有了莫名的萌感
◆APH的王耀和哑舍的老板不来一发么!
◆没有特明显的攻受向
◆王耀严重ooc.特此申明
◆渣文笔
◆脑洞系列

『一』
他认识王耀时才12岁。
那时他正在受上卿之封。
他恭敬的接过诏书,一抬头却发现有一个少年很悠闲的倚在秦皇的座位边上。
少年长得很是清秀,唇角微微勾起,漆黑的眸子里满是笑意。一身红色饕餮纹滚边的玄色大礼袍显出他白皙的皮肤,细长的指执着一个青铜酒樽。他懒散的将头向后仰去将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,那时衣袖滑下手臂,露出纤细的手腕,未束的黑发在地上流泻开来。
他的瞳孔紧紧的收缩了起来,少年的这种作为在秦国简直是大不敬,甚至可以被判处死刑。
但是没有人发现。
甚至当册封典结束时,秦皇也没有发现他身边倚了个少年。
嘘。
他站在空荡荡的大殿里,看着少年更随意地枕上了案桌。看着他将指压在唇上笑盈盈的看他,举起酒杯,然后再次一饮而尽。
后来他知道,少年叫王耀。

『二』
后来,他成了大公子的侍读。大公子扶苏温文尔雅,推崇儒家,而始皇帝推崇法家,所以两人的看法难免会有所不同。
但扶苏却一直不怎么在乎。
每次他与扶苏在暖阁探讨,总能看到王耀出现。
看到他斜倚在软榻或者窗边,手中执着一卷竹简,发自颈后垂落半遮住他的脸。
但是,这些也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。
他曾好奇问过王耀的身份和来历,这个少年微微一笑,带这些神秘的对他说他诞生于这片土地,他就是这个王朝甚至更久远的存在。
笑话。
他一拂袖素来平静的眉眼也忍不住带了怒意,不相信尽有人能说出这样的狂妄不自知的话。
于是他开始故意回避王耀的目光,努力淡化他的存在。
直到始皇帝驾崩,扶苏被杀,胡亥登基。

『三』
公元前209年,秦二世胡亥元年,沛丰邑中阳里。
他呆呆的坐在林间,颈间有着一道还未完全愈合的刀伤,血丝缓缓的从里面透出来,狰狞而可怕。
一年前,始皇帝驾崩,扶苏遇刺,胡亥登基。
没人知道他看到帝座上的人时的震惊和愤怒。
始皇帝发丧那日,所有人都去了秦始皇陵。一部分人被偏入墓室,从此再也没能出来。
他颈间的伤就是在那时所致。
"你在好奇你为什么还能活下来,对么?”熟悉的清亮男声在耳边响起,他抬头,一点也不意外的看到了满脸疲惫的王耀。
他摸了摸颈间的刀伤,垂下头低低开口:“是。你知道?”
“因为你吃的那颗丹药。”王耀的声音透着微微的沙哑,长长的袖摆垂下来随风拂动“你师父炼的,是真正的长生不老药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。”
真正的长生不老药?可惜了,始皇帝已经驾崩了——
他无声的笑了笑,带着讽刺。
——扶苏也是。
他将扶苏葬入了那座皇陵,扶苏生前不能成为大秦朝的帝王,他也要让他在死后掌握那十万兵马。
“国命气运,皆有天数。”他听见王耀长长的换了一口气,然后将一个盂轻轻放在了他的怀里“震仰盂,周王姬昌所造,代表八卦之震卦,震卦一出,动摇国之根本……”
“你给我这个干什么。”他从看到神器的震惊中回过神,皱了皱眉,看着王耀搭在上面的细长的指。
“……因为你是少数看得见我的人,”王耀收回指,将手拢在袖间“你不想要把它送人也可以,你跟着你师傅那一脉,应该见过不少好东西。”
“我知道你心有不甘,那就去找扶苏的转世吧,打造你们的王朝。”他看到王耀仰起头看着高高的枝丫,轻轻缓出一口气“但在那儿之前你还得来我这儿一次,我要给你件衣服控制下丹药的药性。以及……带你去哑舍。”
“哑舍?!”他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耀,声音因为太激动而嘶哑。
“是,哑舍。你师父张罗收集古董用的名字,看来你也知道。”王耀笑了笑,是那年在大殿上相见的悠闲“你师傅通过某种方法见到我,让我把这个宝库交予你打理。并且那些东西交给别人我不放心,但是我信得过你。”
“你……到底是谁。”他捏紧了手中的盂,有些艰难的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“我诞生于这片土地,我就是这个王朝甚至更久远的存在。”王耀给出了一样的回答,但是他的脸上却突然劈开了一道口子,从眼角划到唇角,血色淋漓衬着清秀的面容有着莫名的凄艳和诡异。
“又暴动了……”王耀抬起手将袖子捂在伤口上,看着他轻轻的笑“扶苏公子的弟弟,可真是暴躁……”

『四』
公元630年,唐太宗贞观三年冬,长安。
“你这些年倒是攒了不少好东西。”
他将香炉点上,把新收的玉雕放到博古架上,转头看着那个抱着手炉倚在门框上微微笑的男子。
“你这些年倒是忙得够呛,整个隋朝都没过来。”他将温好的酒放在案上,淡淡的酒香弥漫了整间屋子。
“我顺着京杭运河去扬州看琼花了,你要不要把店关了跟我去扬州几天?”唐朝风气开放,最容易受朝代风气影响的王耀却明显比这风气还要开放几分,笑嘻嘻的坐下来调侃。
他笑了笑,没说话。哑舍必须要有人看管,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个笑话罢了。
“胡人的东西简单利落点,你不准备去那边转转?”他将切好的羊肉在火锅里涮了涮,沾了点酱放到嘴里,看着对面眯着眼猫般慵懒的男人。
“我?算了吧,现在万朝来仪,忙得很。”王耀懒懒打个哈欠将这个脑袋缩到毛领里,眼睛半眯着唇边的笑容骄傲且自信“不得不说李世民虽然狠了点,但是个当皇帝的。”
“他有帮好臣子,这个王朝不会陨落的那么快了。”他浅抿了一口酒,唇角微微勾盛了碗汤给王耀“冷?喝点汤,虽说就我们两个,但过年还是要热闹点。”
王耀接过汤碗,用白瓷勺搅了搅汤,然后倒了一盆子牛肉到锅里,原本煮开的汤在一片“磁——"声里平静下去。
“别说的那么悲剧,我希望可以安逸几年。”王耀夹了块猪肚到嘴里,感受着那暖洋洋的温度,半晌舒服的叹口气“我听见你的古董在说,毕之真偏心,不给它们吃。”
“它们能吃么。”他极为平静将汤喝尽,然后拉了下手边垂落的一根红线,四面立刻“哗啦”的垂下紫竹帘,革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“无聊时请人做的,现在看来蛮有用。”他低头拨了拨火炭,不顾耳朵里那些哀鸣的细碎杂声。
王耀笑得快要趴在了桌子上。

『五』
抗日期间。
“兄弟们,上!宰了那群小鬼子!”
“团长,兄弟要是回不来了,您要替俺告诉俺娘!”
“你疯了么!你怎么能跟他们一起上战场!”
他转移好古董后路过某片战场,却意外的看到了在和日本人拼刺刀的他。
震惊之后是满满的不理解,他在战后找到王耀,揪着衣领把他拎起来,刚包好的白纱布里又透出鲜红的血。
“就是没疯才会和他们一起上战场。”王耀挥开他的手,沾满血迹的脸透出肃杀的意味“这是我的子民,他们是为了我而战!我有什么不能上战场?”
“可是你……”他的手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垂在腿边,眉目间的愤怒渐渐淡去。
“你没发现,现在所有人都看到我了吗?”王耀看着他的脸,身体因为忍不住各地战场爆炸的疼痛而微微颤抖“这是一个国家危难来临的信号啊!”
“我的子民相信我信任我,我为什么不能上战场?”
“南京大屠杀东北大屠杀……那死去的都是我的孩子啊!”
“我诞生于这片土地,是这个王朝甚至更久远的存在……那么我就要守护这片土地!守护这片王朝!”
男人漂亮的眼睛里燃烧起熊熊的斗志,声音嘶哑却依旧在呐喊。
“所以,毕之,麻烦你帮我一个忙。”王耀看着震惊的他微微笑开,把肩上斜了的刺枪背好“麻烦你在战争里保护好哑舍里的那些东西,如果我死去了,请将哑舍永远封闭,不要让我弟弟日本得到。”
王耀说着突然低下头,脸上交杂着痛恨宠溺无奈。他轻轻叹了口气:“那个孩子的野心,太大了。那些神器永远不能属于他。”
“王耀!集合了!团长找你!”远处突然有个汉子扯着嗓子喊了一句。
“这就去!”王耀也就这么扯了回去,同时还附了一句“帮我留个馒头!听见没!”
“你小子想的美!”
军人间的对话也许便是这样,王耀毫不在意的对他笑了笑,语意轻快。
“总之,毕之,这有可能会是我们很长时间里最后一次见面了。”
“等战争胜利时,记得用你那宋瓷的小炉给我温碗庆功酒。”

『六』
2008年,杭州。
哑舍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宁静,博山炉燃起细细的烟,在空中旋转着有如少女妙曼的舞姿。
室外雨轻敲着长窗,长信宫灯的烛火跳跃着,古物静默在博古架上。
他放下手中的软布在桌后坐下,习惯的给自己泡了壶茶然后拿起古籍细细品读。
天色渐晚,有人撑着油纸伞缓缓踏过湿润的青石板,将手按在哑舍那扇雕花精美的门上,轻轻推开。
满室的古物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欢鸣,他诧异的抬起头装进了那双熟悉的带笑的眸子,听见那人用着清亮的嗓音带笑开口:“毕之,好久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