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球

这里球球,开学淡圈。

Lenz·Yu:

罗琳是不是和长得帅的人有仇啊?书里面盖章帅气的男性都很惨,长得帅有错吗?


HP系列:


①潇洒偶像吉德罗·洛哈特——一忘皆空身败名裂,圣芒戈常驻傻逼


②校草级别塞德里克·迪戈里——老伏重生死亡第一人


③优雅池面小天狼星·布莱克——阿兹卡班受折磨最后掉帷幕离世


④马尾帅哥比尔·韦斯莱——狼人咬伤毁容


⑤俊美马人费伦泽——被同伴逐出栖息地


⑥帅气麻瓜老汤姆·里德尔——被儿子阿瓦达


⑦英俊男子珀西瓦尔·邓布利多——为女报仇伤害麻瓜,阿兹卡班入狱死亡


⑧英俊少年盖勒特·格林德沃——纽蒙迦德牢狱生涯,被老伏阿瓦达


⑨领头男孩汤姆·里德尔——魔法变形毁容,灵魂分成八块,自己干不过一个在校生,手下干不过一群在校生,惨死


魔法部英俊男巫雕像——脑壳被贝拉打掉,身体被老伏打烂


神奇动物在哪里:


①英俊倜傥老美部长波西瓦尔·格雷维斯(剧本译名)——被另外一个大帅比林某冒名顶替,剥夺出场权利

【路绘】世界真的欠绘梨衣一场婚礼么?

崎岖坎坷:

前段时间有一句话在龙族圈大热“世界欠绘梨衣一场婚礼,路明非欠绘梨衣一句我爱你。”可是,世界真的欠绘梨衣一场婚礼么?路明非又真的欠绘梨衣一句我爱你么?


首先我们必须承认绘梨衣很可怜,也很可爱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路明非真的爱她么?


2014年5月7日江南在微信推送中写道“我想说的第一句话就会让很多钟爱绘梨衣的读者失望,在我看来,路明非对她只是喜欢,而不是对诺诺那样更为固执的感情。”“他们是身处两个不同迷宫的怪兽,只在很短的七天中他们各自走出了自己的迷宫,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,然后就回到各自的迷宫中去。这就算不得爱情了,爱情是那种就算拆掉迷宫的墙壁我也要跟你远走高飞的炽热情感,当然路明非和诺诺的感情也没到这步。”既然对诺诺更为固执的感情都不是爱,那对绘梨衣就更算不上爱了。


每个人生命中都有过客,哪怕他对你很重要也只是过客。路明非不爱绘梨衣,绘梨衣在他的世界就是过客。前文有说路明非和绘梨衣是两个迷宫中的怪兽,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。即使他是绘梨衣的整个世界,即使在路明非的生命里绘梨衣的印记无比闪亮,他对绘梨衣更多的也只是愧疚而不是爱,绘梨衣对路明非来说也顶多只是重要的过客罢了。


在现实生活中,你默默喜欢你的男神女神,甚至为他(她)做了很多,可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不会收到任何的回应。爱情从来都不公平,绘梨衣爱路明非,路明非做到如此已然足矣。路明非为救绘梨衣尽心尽力她死后路明非甚至用四分之一为她复仇。路明非没有对不起她,更没有欠她什么,他只是不爱她而已。路明非的世界里没有绘梨衣,那世界也就不欠绘梨衣什么了。


再说广义上的世界。许多人抱怨为什么世界这么不公平,让那样美好的女孩遭受这样的命运。其实世界对于每个人而言都像父母一般,生你养你包容你给你一番天地。那些先天残疾的孩子所做的不应该是感谢父母的生养之恩,没有弃自己于不顾么?难道还能去抱怨父母为什么把自己生的残疾,抱怨世界为什么对自己不公?


每个人生来就有自己的责任。正如楚子航为了责任杀了夏弥,上杉越为了责任在海上画出一轮黑日,源稚生为了责任没能去法国卖防晒油。绘梨衣有着白王血统,她是蛇岐八家内三家的现任上杉家主,上任影子天皇的女儿,她的责任原本应是守护这个世界。考虑客观因素——命运的种种交错以及她智商的先天不足,她无法承担责任也可以理解,日本这片天空的安宁自有源稚生、风魔小太郎等人守护。只是即使有这一切种种,没能承担责任就是没能承担,世界若有思想未曾怪责她是世界的宽厚,怎得又欠她婚礼了?


换而言之,龙族的战争从来都是不死不休,龙族的历史是鲜血书写的,那么别说一个绘梨衣,历史上如绘梨衣一般结局的人又有多少?因为龙与混血种与人类相争而死去的人又有多少?一个绘梨衣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尘埃而已。为什么不欠旁人就偏偏欠绘梨衣了?


世界很温柔,不是蛇群守护的宝石,不是冰冷的囚笼,而是有夕阳有浪花有快乐有五目炒饭有Sakura的世界。这七天绘梨衣很满足,她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,她没有不满,她没有觉得世界欠她什么,她很圆满。


世界不欠绘梨衣什么,路明非也不欠绘梨衣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