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球

这里球球❤️

自己乱写的小剧场

笑红尘:炮灰了那么久,下一章才露个脸
妹妹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
为了和王冬在一起上课,居然主动降了两级
这两个人失踪回来后就整天腻在一起
所以我妹妹是不是恋爱了233
来自单身狗(划去)贵族的怨念

霍雨浩:我现在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作为交换生,居然都不给我露睑。😭

笑红尘:摸摸你

冬and梦:摸摸你

【冬梦】冬梦之恋

是前几章排的好,还是现在这种顺眼?@怜中戏喻 

第五章

神界
“小舞啊,我们小七这是……那个女孩子还不知道吗?”蓝发青年问。
“没事啦,三哥,我们小七自己有分寸的,相信她,咱们不要过多干扰她的生活,静观其变吧。”一个粉色长发的女子答道。
“嗯,听你的。”

“好疼,我在哪?昨天……”梦红尘想着,缓缓睁开眼,一张英俊帅气的脸映入眼帘,那吹弹可破的肌肤,仿佛一挤就能挤出水来。身上是只属于王冬的香气。
“好近……”梦红尘的脸“唰”地全红了,一直蔓延到耳根,王冬的脸就像魔咒一样,她越看越喜欢,她害羞得想翻身逃离,身子一动,左肩巨痛传来,“唔”她感受到了巨痛,不禁哼出声来。
“你没事吧,受了伤就不要乱动了。”王冬被惊醒,连忙问。
“嗯。”梦红尘答道。
王冬坐起来伸了个懒腰,转身问梦红尘:“要不要下床活动活动?”
“好啊,可是……”梦红尘指了指自己的左肩,“一动就痛啊……”
王冬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,道:“没事啊,我抱你下床就好了。”说完就俯身抱起梦红尘,把她抱到了大堂的椅子上。
这途中,梦红尘始终是红着脸的。
王冬在大堂椅子坐下,跟旁边的弟子说:“我要见紫檀,麻烦通报一声。”


“王冬小朋友,怎么了,昨天晚上过的如何?”紫檀笑着问。
王冬咬着牙,忍住内心的怒火,说:“你应该知道吧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“哈哈哈,这个还不能让你知道哦,不过你竟然没有变异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紫檀答道。
“你果然有所预谋,也罢,你趁早放我们出去吧,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留着也是碍事。”王冬冷冷地说。
“怎么可能没有价值,待会就知道了,回房去吧。”紫檀看了他一眼,说道。


昊天堡内
“什么?小冬去了喋血宗?”一名短发的健壮中年人怒道,“**!你怎么没有拦住他!”
“我……我拦不住啊,二宗主。这不,我来通报了……”那位先前的向王冬诉苦的侍从委屈地说。
“你……”中年人差点没有一巴掌拍死他。
“泰坦,放他走吧,你也知道小冬的脾气。”屋里走出一名长发男子,笑着说。
“滚!”短发男子一脚将他踹出门外,转身对长发男子说:“大哥,要不要去把小冬救出来?”
“不必了,我们要相信小冬,再说了,小冬出事前,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,让他自己处理这件事吧。”长发男子喝了一口茶,慢悠悠地说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没什么好可是的,再说,唐三那小子怎么可能不管,放宽心让小冬自己去做吧。”


“气死我了!”王冬一回房就发脾气,“这是什么意思!”
梦红尘微微一笑,说道:“别生气了,刚才紫檀说的话你也听见了,小心提防才是。”
“嗯,早知道就不趟这趟浑水了,你的肩膀还好吧。”王冬关切地问。
“嗯,好……不不,还疼呢!”梦红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“真的吗?来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上药哦。”王冬坏笑着扑过去。
“啊!不要,我不疼了!”梦红尘红着脸叫道。
“嘿嘿,被我识破了吧,你这个小屁孩还想骗我。”王冬点了点梦红尘的头。
什么小屁孩?我还比你大一岁多呢,只不过长的没你高而已,不许在我面前装大人。”梦红尘不服气地说。
“哈哈哈, 高的人才有发言权,你这个豆芽菜。”王冬取笑道。
“你们男孩子当然比女孩子高啦,不准借此嘲笑我!”梦红尘道。
“哈哈哈,大小姐我不敢了就是。”王冬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。
自从梦红尘肯为了他让他吸食血中精元,他的心里就对她充满了感激,心中不知不觉的有了她的位置,慢慢的对她也越来越温柔……

这时,房门突然被打开,正在说笑的两人瞬间警惕起来,魂力波动在周围,发出淡淡的光晕。梦红尘更是悄悄开启了魂导保护铠甲和近战魂导器。

“用不着这么提防我吧,而且,你们的准备通通无用功。”紫檀双手背后,度着步进门。

“王冬,跟我走吧。”紫檀说道,

“去哪?”王冬冷冷地说,“凭什么啊?”

“我都说几遍了,这里没有你选择的权利!”紫檀吼道,声音了带着怒意,王冬的话令她十分不满,再加上这几日圣灵教带来的困扰,她现在是一肚子的火。

王冬“嗯”了一声,“带路。”

“王冬你……”梦红尘欲言又止。

王冬回头笑了一下,做了一个嘴型“放心吧”,又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头。

紫檀带他来到一间牢房前,里面黑暗一片,传来阵阵血腥味。

“这是要……”王冬疑惑地问道,结果话没说完,整个人就晕眩倒地。

“唉,人家钦点要男生,说是气血适合修炼,委屈你了。”紫檀无奈愧疚地说,“对不起,小家伙。”

【冬梦】冬梦之恋

第四章

“难道,这就是她……说的…大礼,唔,好疼……”王冬咬着牙说道,“这‘嗜血炼魂丹’可真是厉……害。”

“你没事吧王冬,这个会有什么作用?”梦红尘担心地扶起她问。

王冬不服气地“啧”了一声,接着说:“这个鬼东西发作时,全身会剧烈疼痛,靠嗜血才能将它消除,它可以化为符合魂师魂力的力量融入体内,还可以提升魂力,只不过……”

“只不过什么?”梦红尘问道。

“魂师可能会往邪魂师方面发展……”王冬说道

梦红尘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“邪魂师……”

“不过她可是失算了哦,哼,我的武魂可是邪魂师见了就怕的光明武魂,是绝没有可能变异为邪恶武魂的。”王冬忍者剧痛说,“但估计这一阵一阵的痛,我就迟早被折磨死了。

梦红尘心中一阵难受,突然,她扯下自己的上衣,露出白皙的肩膀,抱住王冬,说:“你就吸我的血吧,我没办法看着你受苦…”

“不行!”王冬想推开她,却又被她更紧地搂住。

又一阵巨痛传来,他不由得战栗,体内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撕咬一样,他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。他实在受不了了,“嗜血炼魂丹”操控着他的心神,他不受控制地朝着梦红尘的肩咬下去。肌肉撕裂的声音传来,梦红尘咬住了自己的下唇,舌尖传来的血腥味令她忍受不了,她昏厥过去……

喋血宗议事堂

紫檀对着座下一列黑衣男子们说“欢迎贵宗与我们合作,今后只要是我宗有天赋的弟子,还请尽心培养,‘猎物’我们来提供。”

一名为首的黑夜面具男子笑了笑,“这是自然,喋血宗弟子我们自会尽心培养,我们圣灵教的实力你们是见过的,尽管放心。如果‘猎物’由你们提供,那是再好不过。”

紫檀点点头,朝着旁边的侍从挥挥手,那名侍从立刻将他们准备的美食佳肴端上来。

“请贵客留下共饮。”紫檀邀请道。

“那就谢谢少宗主的好意了”黑衣人也不拒绝,爽快地答应了。

圣灵教的人走后,紫檀身边的亲信问:“少宗主,他们真的甘心帮我们培养弟子吗?”

“哼,怎么可能,无非是想来这里挖人才罢了,我们喋血宗的弟子武魂,大多十分适合他们的要求。”紫檀冷冷地
说,“不过我们还是要留后手的,万一发生什么事,也得有个保全宗门的万全之策。”

“嗯”


“喂,梦红尘,醒醒!”王冬摇了摇梦红尘,脸色苍白地说,“你没事吧?快醒醒啊!”

“冷,我……好冷。”梦红尘小声回应,半梦半醒,被王冬这么一折腾,她早已虚弱的说不出几句话了。

“冷吗?”王冬一时不知所措,想着如何给她取暖。

“你……抱抱我,就好了。”梦红尘说完,再次昏厥过去。

王冬看着她左半边被鲜血染红的身子,眼底不禁湿润,他将梦红尘外衣脱下,扔在一旁,又从自己的魂导储物戒指里取出自己的白色外套,小心翼翼地给梦红尘穿上。

他把梦红尘抱到床上,轻轻盖上被子,悄悄摸了摸她的手,仍然冰冷地令人心疼。王冬沉思了一会儿,慢慢爬上床,搂在梦红尘,双手紧紧扣着她的手。王冬想:这样应该会暖和一些了吧。

【冬梦】冬梦之恋

第三章

准备了一天,迎来了晚上,喋血宗的人果然来了,一个极其漂亮的美女身后跟着一群人,众星拱月般。

那个漂亮姐姐对侍从说:“今天有哪些人呢?听说只有帅哥的血才好喝哦。”

那名侍从可是见过她可怕之处的,连忙迎合,将店里的客人都赶出去,把服务生叫了过了。

一排人,清一色的服务制服,只有王冬是短裤短袖,他的光芒十分耀眼。再说有那身材和帅脸做陪衬,不注意到都难。

那个姐姐看到他,眼睛一亮,“哈哈哈,难怪今天这么开心,这个小家伙我就带走了,以后就不来叨扰你们店了!”说完就让手下人把他带走。

梦红尘刚想说什么,就被王冬一个眼神制止。

“不行,我得跟上去。”梦红尘想

“有人跟上来了,待会别拦她,看看她想干什么,哈哈,事情越来越好玩了!”那个姐姐对手下人说。
喋血宗内阁,

“坐吧,小家伙。”那个姐姐牵着王冬的手,把他带到房间里,“我叫紫檀,你呢?”

“我叫……王冬”王冬显然有点吃惊,这人把自己带到房间里干什么。

“别紧张,哈哈,你以后叫我紫檀姐姐吧,小家伙”紫檀笑着说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?待会就会有人来找你了哦,看看她会不会现身呢,赌赌看吧?”紫檀接着说。

“你要干什么!”王冬抬头看紫檀,他怎么会不知道是谁。但是梦红尘那么聪明肯定不会轻易现身。

“好,赌就赌!如果她不现身,你们就不能动她一分一毫。”王冬语气一转,答应了。

“哈哈哈,有趣!那我就陪你玩玩。”紫檀说完在王冬脸上捏了捏。

怎么女人都喜欢捏我脸啊,真的是……王冬哭笑不得
“陪我喝酒吧,小家伙。”紫檀提议道。

“不会喝也不想喝。”王冬傲娇地说道。

紫檀递给他一个杯子,“你没得选择哦,来了这里,客随主便哦。”

王冬只好接住了杯子,紫檀给他倒了二分之一,笑着说,“没有下毒,放心吧”

王冬点点头,一杯酒下肚,心想:下毒?敢吗?

这时,梦红尘已经到达喋血宗内部,她可是偷偷潜伏进来的,同时开启了探测魂导器,找到了那间房间。

里面王冬正和紫檀聊着天喝着酒,紫檀一手搭着他的肩膀,一手握着他的手,靠在王冬肩上。

梦红尘差点没冲进去开打,她冷静下来,“那个女人不好对付,估计我们两人联手都伤不到她,不能冲动”

紫檀见她没反应,心想:这小姑娘可真克制得住啊,看来赌输了呢。嘿嘿,来个有趣的玩法。

紫檀腾身站起,狠狠地灌了一杯酒,将大腿分开,之间坐在王冬的两条腿上,面对面。她捏着王冬的笑脸,笑着凑过去。

“你要干什么……唔。”王冬话未说完,嘴唇立刻被堵上了,一股甜甜的葡萄酒流入口中……

“唔,你干什么!”王冬脸色通红,回想刚才的画面,不禁一阵崩溃“最近怎么老是发生这种事啊!我活不下去了!”

“嘘!”紫檀修长的手指放在王冬的嘴唇上。“她要出来了哦。”

“哒哒”的脚步声传来鞋跟叩击这地面。

“不好”王冬怎会不知来者是谁,“怎么这么冲动,现在糟糕了!”

一股凌厉的气息散发,梦红尘一脸的阴沉,“你……你竟然……”

她手上的戒指快速发射出一枚极细的钢针,可别认为这枚钢针细就小瞧它的作用。它的名字叫“分神散魄针”,五级的远程魂导器,一旦命中 就会深入对手身体内部,炸出无数根小钢针,瞬间刺破五脏六腑。名副其实“分神散魄”,令对方痛不欲生。梦红尘这针可是星辰钢制成,魂导法阵极其难制作,虽然明德堂的高级魂道师技艺十分精湛,但也没有几个能够有如此高的技法。

紫檀看着快速飞来的钢针,冷笑一声,朝着针尖一点,那“分神散魄针”立刻就化为粉末散入空中。

“不可能,你竟然没有释放武魂就击破了我的‘分神散魄针’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”梦红尘一脸的不可置信,质问道。

“这针尖乃是针的最弱之处,只需击破针尖,其余便可逐个破裂”紫檀笑着回答,不过那笑里似乎藏了什么
“给我个解释吧,王冬。”紫檀平静地对王冬说。

“能有什么解释啊!我有什么好说的呢?说什么都掩盖不了要害你的居心啊,只不过比计划快了一点而已。那么现在,最说得过去的就是……”王冬无奈地想。

“她是我女朋友啊,哪有男友被亲了还躲在一旁无动于衷啊,紫檀姐姐你说是吧。”王冬一脸真诚地对紫檀说。

梦红尘听了,惊讶地看了王冬一眼,王冬立刻回她一个男友般的温柔眼神。她看得一愣,要是真的该多好…
“嗯?你们才多大啊!”紫檀装作吃惊的样子。

“嘿嘿,看在我的份上,你就放她一马吧,你刚才不是也占了我便宜吗?现在她吃醋了,你得补偿我呢!”王冬拉着紫檀的手臂卖起萌来,“而且她刚才也没有伤到你,你这么厉害,紫檀姐姐,这事就算了好不好啊?”
“小家伙真会说话,那好,我就饶她一命。”紫檀弹了弹王冬的脑门,“不过打赌你可输了,惩罚我刚才已经给你了哦,你晚上和她在这房里吧,猜猜我给你的惩罚,哦不,应该说是礼物哦。

说完她就挥挥手,踏着高跟鞋走了。

“你说你要来干什么,现在好啦,我们的居心都被她知道了,你那么冲动干嘛!”王冬发泄着情绪,“待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我们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,你说啊!”

“……”梦红尘坐在床沿,默默的低着头,不讲话,就像一个做错事被批评的孩子。

看着梦红尘的样子,王冬心一软,,走到梦红尘身旁坐下,轻轻拍拍她的肩膀,声音放轻说“刚才是我太生气了,不论怎样我们都要摸清喋血宗的底细和目的。现在的我们无路可退。”

梦红尘轻轻点点头,眼眶又不争气地红了。突然她扑过去抱着王冬,哭着说“对不起,我以后会听你话的,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就哽咽着无法发出声音。

王冬拍着她的背,“没关系的……”

突然,王冬颤抖起来,猛地把梦红尘推开,自己栽倒在地。他感觉全身经脉像是逆行了一样 全身传来巨痛,像有千万只食人蚁在啃咬。全身闪着暗红色的光,不知怎的,他竟有一种想要嗜血的冲动。